1. <video id="7kgkz"></video>
  2. <b id="7kgkz"></b>

    <dfn id="7kgkz"></dfn>

          長安是唐朝的(隋唐時期只有長安被稱為京師?)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6-13 發表于話題:古代哪些朝代的首都在長安 點擊:1230 當前位置:黃埔網 > 汽車 > 國產車 > 長安是唐朝的(隋唐時期只有長安被稱為京師?) 手機閱讀

          長安是唐朝的(隋唐時期只有長安被稱為京師?)

          一、京師名稱的由來

          京師是一個王朝的首都的稱呼,京師最早出于《詩·大雅·公劉》:“ 京師之野,于時處處?!?,這里的京師是指今陜西省鳳翔、旬邑一帶周人的政治中心,又說“京”是山的名稱,“師”是水的名稱,《公羊傳·桓公九年》:“京師者何?天子之居也?!?,至多到西漢時期,京師已經成了國家首都的統稱,如西漢的長安為首都,被稱為京師,東漢時期實行西京長安、東京洛陽兩京制度,但是洛陽被稱為京師。

          事實上,從西周開始,大王朝一般都實行多都制度,或者多京制度,兩京制度,但都是一主多副形式,實質就是陪都制度。雖然一個王朝根據方位,都城被稱為西京、東京、南京、北京等,或者直接俗稱如長安、洛陽、開封、北平,但是被稱為京師的只有一個,那就是這個朝代的首都。

          再如北宋時期,有東京開封、還有西京、南京、北京大名府,但是只有開封被稱為京師。

          明代建立后,朱元璋建都南京,南京是京師,朱棣遷都北京后,頒布詔書,定北京為“京師”,原京師(南京)為南京,顯然就是只有王朝的首都才能叫京師。


          二、隋唐時期的京師


          同樣,隋唐時期,也實行多京制度,比如除了首都長安外,還有東都洛陽(短暫也被稱為東京)、北都太原(短暫也被稱為北京),甚至鳳翔、成都也一度成為唐代的西京和南京,但是京師卻只有長安。

          《舊唐書-地理志一》作為官方地理名詞專章,基本上照抄唐代實錄而成,對唐代京師定義已經非常明確了,《舊唐書卷三十八·志第十八·地理一》:“京師 ,秦之咸陽,漢之長安也。隋開皇二年,自漢長安故城東南移二十里置新都,今京師是也。城東西十八里一百五十步,南北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?!闭f明唐代的京師長安的首都地位。

          除了正史地理志對長安京師的定位 ,筆者也翻遍《舊唐書》《新唐書》《資治通鑒》《大唐六典》《 唐會要》《通典》等等唐代正史,“京師”一詞出現上萬次,都很明確的指向長安。


          三、對幾條史料的辨析


          有人拋開官方地理志對唐代京師的定位,從上萬條“京師”的史料中摘取其中的幾處,似乎提到了當時的東都洛陽,于是不加分析,說洛陽也能稱呼京師,實事是這樣嗎?難道是正史的作者把這幾條寫錯了?我們稍加分析這幾條史料:

          洛陽在隋唐最主要的稱謂就是“東都”,其他什么東京等名稱時間很短,其“京城”的稱呼在隋唐三百多年中只有武周15年偶爾有此稱呼,但實際是武周的京城,隋唐的京城一直是長安,從來沒有變過,而京師則在隋唐時期一直指長安,即便武周15年期間,長安也被稱為京師。

          我們拋開正史官方定義的京師不說,正史上萬條“京師”明確指長安的不說,就單單分析下以下這幾條,看看這幾條中被掐頭去尾的“京師”是不是指洛陽?

          (1)《舊唐書·列傳·卷四十一》:“臣聞京師喧喧,道路籍籍,皆云胡僧慧范矯托佛 教,詭惑后妃,故得出入禁闈,撓亂時政?!保◤┓渡献嘀凶冢?/p>

          這件史料記載的是中宗剛復辟時期,但如果稍加推斷,則一目了然。

          史料分析:綜合史料,其邏輯關系清清楚楚。


          邏輯關系

          (2)《資治通鑒·唐紀二十四》:“冬,十月,命唐休璟留守京師。癸亥,上幸龍門;乙丑,獵于新安而還?!保ㄌ浦凶谟锡堥T)

          史料分析:唐代皇帝在京師長安,一般設置東都留守,皇帝東巡洛陽,則設置京師留守,這里顯然是唐中宗游東都洛陽龍門石窟,命唐休璟留守京師長安,皇帝就在洛陽,還要設置洛陽留守?這里的京師顯然是長安。

          (3)《資治通鑒·唐紀二十四》:“今天命惟新,而諸武封建如舊,并居京師,開辟以來未有斯理?!保ň磿熒献嗵浦凶冢?/p>

          史料分析:唐中宗復辟大唐以后,廢除了武周神都的稱號,降為東都,并在神龍二年護送則天靈柩返京長安,這條史料說的就是天命惟新,唐朝已經復辟了,但是武家的人在長安還和在武周洛陽一樣“封建如舊”,聯系上下文京師所指,這里的京師斷然不可能從長安又指向洛陽了。

          (4)《舊唐書·東夷傳·百濟》:“顯慶五年,命左衛大將軍蘇定方統兵討之,大破其國。虜義慈及太子隆、小王孝演、偽將五十八人等送于京師,上責而宥之?!保ㄌ聘咦谠t釋百濟國王)

          《舊唐書本紀四》:“冬十月丙子,代國夫人楊氏改榮國夫人,品第一,位在王公母妻之上。十一月戊戌朔,邢國公蘇定方獻百濟王扶余義慈、太子隆等五十八人俘于則天門,責而宥之。乙卯,狩于許、鄭之郊。十二月己卯,至自許州”

          史料分析:

          這條史料很有誘惑性,但是仔細勘察上下文就知道,原文章完全是掐頭去尾,原文是:“顯慶五年,命左衛大將軍蘇定方統兵討之,大破其國。虜義慈及太子隆、小王孝演、偽將五十八人等送于京師,上責而宥之。其國舊分為五部,統郡三十七,城二百,戶七十六萬。至是乃以其地分置熊津、馬韓、東明等五都督府,各統州縣,立其酋渠為都督、刺史及縣令。命右衛郎將王文度為熊津都督,總兵以鎮之。義慈事親以孝行聞,友于兄弟,時人號"海東曾、閔"。及至京,數日而卒?!?/p>

          顯慶五年,唐高宗東巡洛陽,蘇定方俘虜義慈,唐高宗在洛陽則天門寬宥了他們,但是這里的“送于京師”是不是送到洛陽呢?顯然不是,因為高宗在洛陽赦免以后,后面接著就是“及至京,數日而卒?!?,顯然這里的送至京師,是送往京師長安,一個人不可能兩次“至京”。

          (5)《全唐文·卷二十》:“咸雒京師,建都惟舊?!保ㄌ菩凇缎覗|都制》)

          《唐會要·卷十六》:“今國家定周秦之兩地,為東西之兩宅。辟九衢而立宮闕,設百官而嚴拱衛。取法元象,號為京師?!?/p>

          史料分析:這兩條史料,實際是同一類型,這可能 是上萬條史料中唯一能掛上邊的,但是很顯然,這里并不是說洛陽就是京師,而是放在了長安后面,實際意思和長安洛陽兩京,或者“東西兩京”“南北兩京”一樣的意思,實際作用就是古文行文方便,雖然都是兩京,但是顯然是有主次區分的?!跋迢镁?,建都惟舊?!闭f的是咸陽(長安的代指)洛陽兩京,國家建都還是要遵循舊例,這里指的是歷史上,過去的建都舊例,并不是指唐朝把洛陽定位為京師。

          《唐會要·卷十六》中的那條史料,乍一看,信誓旦旦的樣子,好像是官方定義,實際卻不是,翻下《舊唐書卷二十六·志第六·禮儀六》就知道,這是唐武宗時期(安史之亂后唐朝一百五十年皇帝再無東巡洛陽)朝廷關于是否要在洛陽立廟的一次朝廷議論,原文非常長,十幾個大臣大家吵吵鬧鬧爭執不下,有的說要循周漢故事,兩京都設宗廟,有的說只能在京師設置,東都不設。此句只是其中一位博士的廷議議論中的一句話而已。

           史料原文:......工部尚書薛元賞等議:“謹按《禮祭義》曰:"建國之神位,右社稷而左宗廟。"《禮記》云:"君子將營宮室,宗廟為先。"是知王者建邦設都,。。。夫圣王建社以厚本,立廟以尊祖,所以京邑必有宗社。今國家定周、秦之兩地,為東西之兩宅,辟九衢而立宮闕,設百司而嚴拱衛,取法玄象,號為京師。既嚴帝宅,難虛神位,若無宗廟,何謂皇都?然依人者神,在誠者祀,誠非外至,必由中出,理合親敬,用交神明。位宜存于兩都,廟可偕立;誠難專于二祭,主不并設。?!?/p>

          這只是在唐武宗時期,大臣的一次廷議,討論的就是要不要在東都洛陽立宗廟的事情,其中薛元賞奏議所說,意思說洛陽和長安一樣,都可以號(有宣稱之意)京師而立廟,此句顯然是刻意人為抬高洛陽的地位,以議論洛陽也可以和京師一樣設置宗廟,以期待皇帝采納,此為一人之言,與官方定義的京師稱號八竿子打不著,也不是什么別稱、俗稱。并且朝廷最后決定在洛陽立廟時,唐武宗駕崩,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        總之,前面說了,正史中官方定義的京師是長安,史料中京師出現幾萬次都明確指向長安,唯有